9970红姐心水论坛【头条】重磅!《人民日报》连

发布时间:

  编者按:今日,《人民日报》6版要闻推出《全国脱贫攻坚奖创新奖获得者杨曙光:牵手乡亲 合力脱贫》新闻。这是内乡扶贫经验第三次在《人民日报》“闪亮登场”。2017年12月8日刊发《龙头+农户 脱贫好门路》;2018年9月30日刊发《聚合各方力量,夯实稳定脱贫基础》。三年来,《人民日报》能持续性的报道一个山区小县的扶贫经验,可见非同一般。下面一起来分享《人民日报》记者眼中的内乡扶贫故事。

  在2019中国扶贫国际论坛上,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县长杨曙光向全球推介“内乡5+”扶贫模式。就是凭借倡导这一模式,杨曙光获得了全国脱贫攻坚奖创新奖。

  “内乡5+”扶贫模式,就是“党委政府+龙头企业+金融机构+合作社+贫困户”五方再加上某个产业。

  内乡是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特困县,建档立卡贫困户近1.6万户。杨曙光深入调研发现,红双喜论坛。全县70%以上的贫困户是因缺劳力、缺资金、缺项目、缺技术、缺管理、缺市场而致贫,要想稳定脱贫,必须把他们融入到优势产业链中。

  杨曙光把目光聚焦在县内的传统优势产业——养殖业和龙头企业牧原集团上。2016年夏末,“内乡5+”养殖扶贫模式启动。党委政府组织全县贫困户加入聚爱合作社。贫困户向金融机构申请扶贫小额贷款,合作社整合这些贷款,流转土地,租赁给企业搞养殖。牧原集团每年给每一贫困户至少分红3200元,并优先安排贫困劳动力就业。杨曙光又引导南阳金冠电气集团发挥其光伏产业优势,对全县贫困户实施光伏产业扶贫全覆盖,每年每户收入不低于3000元。

  自此,贫困户融入优势产业链中,龙头企业推进主业发展的同时为贫困户创造稳定收益。即使企业出现经营风险,合作社也可以通过处置养殖资产来还贷款,银行风险可控,履行了社会责任;党委政府在整合资源、组织服务中凝聚起脱贫攻坚的合力。

  贫困户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内乡县湍东镇董堂村贫困户董景彦,腿部手术落下后遗症,干不了重活,穷困的日子一度让他对生活失去信心。参加“内乡5+”扶贫后,每年可获得稳定收入6200元。他还成了牧原集团内乡20分场的一名勤杂工,每月工资3500元。“以前熬日子,现在是奔日子。”董景彦说。

  不仅要让农民增收致富,还要让村集体经济“强筋健骨”。县委县政府引导全县97个贫困村成立了集体股权经济合作社,县财政注入启动资金,合作社由牧原集团担保向银行贷款,同时整合集体土地、山林等资源,入股牧原集团,按优先股享受收益分红。截至目前,97个贫困村已累计收益1320万元。随后,模式进一步拓展,将各级合作社融入牧原集团上下游产业链,通过提供粮食购销、工程劳务、后勤保障等服务,增加集体收入,带动村民持续增收。

  如今,杨曙光创新设计的“内乡5+”扶贫模式迎来了收获。南阳整市推进,河南、安徽、内蒙古等13个省区49个贫困县复制推广。该模式还受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青睐,中国首个县域“联合国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示范区”项目已在内乡启动。

  在较短的时间内让贫困户实现增收、稳定脱贫,必须创新扶贫模式 政府主导,贫困户抱团嵌入优势产业之中,通过龙头企业发挥资源优势,产生效益,确保贫困户稳定收益

  55岁的王廷会是河南省内乡县余关镇黄楝村黄北组贫困户。记者来到他家时,他刚从地里摘了一麻袋李子回来。妻子智力残疾常年用药,王廷会自己也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干不了重活,女儿刚上小学四年级。尽管生活条件不是太好,但对未来生活,王廷会充满着希望。“日子越来越有盼头,心情也越来越舒畅。”

  内乡县全面推行党委政府领导下的“龙头企业+金融机构+合作社+贫困户”的资产收益扶贫模式。这一模式由政府主导,贫困户自愿加入聚爱合作社,合作社向金融机构申请扶贫贷款,统一建设高标准猪舍,租赁给当地的龙头企业——河南牧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使用,● 香港现场报码哪部电影里有美女诱惑男人,牧原集团确保每年给每户贫困户至少分红3200元。加上光伏扶贫全覆盖推行,每年能给贫困户带来至少3000元的资产收益,内乡县每户贫困户每年至少可获稳定收益6200元。

  “市场经济条件下要在较短的时间内让贫困户实现增收、稳定脱贫,必须创新扶贫模式。”内乡县县长杨曙光介绍,全县近1.6万建档立卡贫困户中,2/3贫困户有病有残疾缺少劳动力,当地的上市公司牧原集团有扩大发展规模的需要,金融企业也希望找到风险较小的扶贫模式。于是县委县政府牵头,把各方资源整合到一起,设计了资产收益扶贫模式。

  贫困户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内乡县聚爱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国甫介绍,贫困户根据自愿原则,利用到户增收资金入股合作社,合作社还为每户贫困户向金融部门申请扶贫贷款,建设标准化养猪场,然后租给牧原集团,租金收益用于贷款还本付息,并连续10年给贫困户每年至少分红3200元。目前入社的15263户贫困户共分红近7000万元。除了分红,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还可以到牧原集团养猪产业链上就业。黄楝村贫困户张新珍患有先天性眼疾,妻子连续两次动大手术,最多时外债高达近20万元。现在,他在牧原集团内乡公司7分场的公益岗位就业,月工资2000元。住在易地扶贫搬迁的新房里,张新珍笑着对记者说:“苦日子到头了,好日子就要来了!”

  贫困村顺利解决了集体经济“空壳化”问题。结合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内乡县支持引导贫困村成立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县财政向每个合作社注资20万元,合作社由牧原集团担保增信,再向金融机构贷款80万元,每个合作社把100万元入股牧原建筑公司作为优先股,按年化10%的收益分红。前4年,合作社扣除利息后每年净收益8万元,县财政每年为贫困村安排20万元还贷,4年还完后,每个贫困村有资本金100万元,每年分红收益10万元。

  地方政府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有了强力保障。杨曙光说:“这种资产收益扶贫模式配以光伏扶贫、扶贫车间等举措,组成‘扶贫套餐’,如期脱贫摘帽我们有信心。”扶贫还实现了与县域经济发展的同频共振,去年内乡被评为河南省脱贫攻坚工作先进县,全县财政收入增长28.88%,增幅居全省第三。

  企业和金融机构也是资产收益扶贫模式的受益者。牧原集团副总裁曹治年坦言,企业扩大再生产需要资金、土地和地方政府的支持,这种模式通过和贫困户的捆绑发展,让企业不增加负债率,有效提升了产能,牧原愿意推广这种合作模式。风险较小,规模效应明显,金融机构也认同这种模式,目前国开行河南分行、内乡的农商行、邮储银行、人保公司、农业银行等金融机构都积极参与其中。

  目前来看,这种扶贫聚合各方力量,发挥了很好的减贫效益,这种模式是否可持续呢?

  “这种扶贫模式的最大特点是,在党委政府主导下,贫困户抱团嵌入优势产业之中,通过优势龙头企业发挥资源优势产生效益,确保贫困户有稳定收益。”杨曙光说。

  在资产收益扶贫模式中,龙头企业的盈利是基础和保障,这会不会把风险过度集中到企业?对此,牧原集团党委书记、总裁秦英林并不担心。他认为,这种模式有“四好”——

  好资产。聚爱合作社建造的高标准现代化猪舍,环保节能、智能高效,使用寿命可达30年。

  好收益。聚爱合作社通过出租资产获利,市场风险较小;贫困户按季度获取分红,收益持续稳定。

  聚爱合作社综合办主任刘伟对“5+”扶贫模式的安全性很有信心。他说,这一模式整体上是个市场化运作的产业扶贫模式,财政无需兜底;合作社贷款有猪舍这一实物资产抵押,银行资金比较安全。

  张国甫也有信心。他坦言:“万一最坏的情况出现,牧原集团经营困难,我们也不怕。因为合作社有现代化猪舍这一优质资产的处置权,猪舍使用价值高,流通不难,我们的本金比较有保障。”

  “大多数贫困户缺劳动力、缺资金、9970红姐心水论坛缺技术、缺销路、缺胆量。这种模式让很多贫困户人生第一次有了持续稳定的收入,并有了稳定的收入预期,增强了他们的发展自信和内生动力,很多贫困户拿到分红后去发展新的产业。”杨曙光说。

  王廷会告诉记者,以前家里穷,发展产业没有启动资金,自己也确实没有好好干;现在手头有了点小钱,干事的信心更足了。“我种了9亩李子,今年头一年挂果,能收入1万多元。”

  作为多方共赢且可持续的精准扶贫创新模式,这种扶贫模式在全国产生了影响,100多个贫困县纷纷组团到内乡考察,多地开始学习推广。河南镇平县和想念集团、淅川县和金冠集团联手已经复制了该模式,分别帮扶建档立卡贫困户9069户和8676户;南阳市13个县市区整市推进这一模式,将新带动14.4万贫困户、33.43多万贫困人口脱贫。

  牧原集团积极向全国贫困地区布局养猪产业,将这种扶贫模式复制推广,截至目前,这一模式已在8个省份31个贫困县落地,直接帮扶贫困户12.16万户、贫困人口32.15万人。

  由104家央企出资组成的央企扶贫基金也看好这种模式。7月13日,该基金与牧原集团在京签署协议,联合投资24亿元面向全国22个贫困县开展生猪养殖产业扶贫。

  资产收益扶贫模式不但花开国内,也吸引了国际组织目光。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助理国别主任万杨先后两次率领专家团队走进内乡调研。万杨说,这种扶贫模式,让他们找到了中国贫困地区与联合国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的结合点,找到了可带动世界贫困地区减贫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他们计划利用联合国在技术、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促进内乡在探索脱贫攻坚新方法、新路径的基础上实现经济发展、社会治理、环境改善、人民生活等全面提升,提升人民群众幸福感,进而创新出更有国际影响力、具有包容性和普惠性的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模式,用联合国语言体系向世界讲述中国扶贫故事。目前,内乡县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就实施“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示范区”项目达成了框架协议,项目在稳步推进落实中。

  世界银行十分关注这种扶贫模式。驻中国首席代表瑞沛森已与内乡县和牧原集团进行沟通交流,他表示,将适时启动合作机制。

  自然条件有限,怎么脱贫?河南省内乡县的解决方案是“企业+”,让当地龙头企业释放扶贫社会效应:在贫困村建立贫困车间、创造工作岗位;贫困户把资金入股合作社,换来分红;增加公共资源投入、促进县域财政税收和经济发展。龙头企业发挥了带动效应、集聚效应和溢出效应,让贫困群众在产业发展中持续获得收益。

  1年多前,30多岁的张子定带着1岁多的女儿和身怀六甲的老婆从深圳回到老家——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王店镇均张村。

  在外打工10年,张子定不但没有攒下钱,还因为给孩子看病,欠下两万多元的债。家中老母亲又突发脑溢血、行动不便,父亲也年事已高,一家子的重担,让他喘不过气来。

  内乡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位于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说。88个贫困村、1.59万多户、4.39万多贫困群众,包括张子定家在内,如何在自然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增收脱贫呢?

  张子定的转机,出现在去年12月。当地企业牧原集团组织了专场招聘会,为全县贫困户提供生猪饲养员、社区保洁员、后勤勤杂工等岗位,并提供岗前培训和工作辅导,每月工资为2000元—5000元不等。

  “没想到一去就被录用了,5天后就让我去上班。”张子定说。招录他的猪场,是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在内乡县的二十分场,既是公司原种猪场,也是国家生猪核心育种场。

  工作解决了,家庭问题又摆在眼前:由于养猪场需要保证环境安全、尽量减少外界病菌病毒的干扰,员工实行厂区内封闭作业,每月只能出厂一次。不能出厂,老婆孩子咋办?“当时老二刚生,家里正需要人手。”张子定回忆。

  所幸的是,牧原猪场为带家属的员工在厂区内安排了家庭宿舍,张子定每晚6点下班后,就能帮忙照顾孩子。家里老人也清闲下来,夫妻二人每月再回去帮忙收拾。

  现在,张子定每月能在组里拿到中上等的绩效工资,他对生活又重新燃起希望:“家里的欠债今年就能还完,还能存点钱,生活一下子轻松多了。”

  和张子定一样被录用的,还有湍东镇董堂村的贫困户董景彦。他原先腿部受过伤,干不了饲养员。针对董景彦这样劳动能力较弱的贫困户,二十分场设置了公益性岗位。“现在我在猪场当保洁员,平时在厂区浇水除草,一个月能拿3000元左右。”董景彦说,他和老伴儿已经“以厂为家”了。

  目前,内乡县各类企业共安排贫困劳动力2100余人,人均月工资达1800元以上,人均年收入两万元左右,有效加快了贫困户的脱贫步伐。

  内乡县还紧紧抓住当地造纸、制衣、机械电子等企业优势,在贫困村建立扶贫车间。目前,已建立仙鹤纸业切纸加工车间35个、天曼服饰制衣车间15个、融创新合电子元件加工车间10个、其他扶贫就业车间80余个,带动1100余贫困户在家门口就业,平均每月收入1500元以上。

  今年65岁的他,患有腰椎间盘突出,使不了力,老伴儿去世早,女儿又外出打工多年,音信寥寥。“看病吃药花费最大,这是我最头疼的事儿。”王岑生说,除了养老保险和粮食补贴外,再无其他收入,日常生活开销让他“很吃力”。

  去年,王岑生加入了“聚爱农牧专业合作社”,这解了他的燃眉之急。“现在每个季度能得到800元分红,可以连续分红10年。”王岑生说,“这分红真是像合作社的名字一样,让我感受到了集体的关爱。”

  合作社理事长张国甫介绍,“聚爱合作社”是内乡县政府与牧原集团共同创新的一种“政府+金融机构+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扶贫模式。“贫困户以户为单位,用政府给予的每户5000元到户增收资金入股合作社,换来连续10年、每年3200元的分红,资产收益率高达5倍多。”张国甫说,“合作社用这笔钱向银行贷款,用于建立猪舍,再出租给牧原集团。牧原集团承诺到期后再回收猪舍。”目前,全县有15263户贫困户加入聚爱合作社,占全县的96%。

  “‘5+’扶贫模式,是多方共赢的。”内乡县县长杨曙光算起了账:一是贫困户赢了,赢在几乎不承担任何风险和劳力的情况下,就能够长期持续地获得稳定资产收益;二是扶贫的龙头企业赢了,赢在既能承担起社会责任,也能获得国家金融扶贫政策释放的红利,在企业发展的关键节点获得支持;三是金融部门赢了,赢在获得正常贷款业务收益,经营成本降低了,贷款风险也得到有效控制;四是政府赢了,赢在有了完成全县脱贫攻坚任务的信心,且通过创新探索有效整合了县域金融资源、财政资金和优势产业,形成“抓金融促产业、抓产业活金融”的良性循环,进而推动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全面提升,为决胜全面小康打下坚实基础。

  走进马山口镇马山小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标准的足球场,旁边还有篮球架和乒乓球台,小学生们正在你追我赶、尽情游戏。很难想象,几年前这里还是土路一片,教学条件非常落后。

  马山小学的改变,得益于牧原集团的帮扶。牧原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秦英林说:“如果为每一户农民培养出一名合格的大学生,就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民贫困的代际传递问题。”

  2015年,秦英林个人出资1500万元,设立“内乡县牧原教育基金”,建立扶贫帮困、奖优助学的长效机制,确保贫困家庭的学生都能接受良好的义务教育、迈进大学门槛,从而斩断贫困的根源。2016年,他又承诺每年向内乡县捐款5000万元,连捐20年,合计10亿元,专项用于教育扶贫,包括向农村贫困地区教师发放补助、教师培训及引进优秀教师等,全面提升农村教育水平。

  龙头企业的溢出效应,不仅体现在公共资源投入上,还体现在县域财政税收和经济发展上。在内乡县委和党委政府的支持推动下,当地龙头企业延长上下游产业链,以商招商,已经建立起中国(内乡)以色列高效农业科技创新合作示范园、内乡县农牧装备产业孵化园等。这将为当地群众创造更多的就业增收机会,同时能提高政府税收,进而增强当地对困难群众的兜底能力。

  “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是发展产业。”杨曙光说,“内乡县自然条件有限,就要在现有优势产业上下足功夫,让当地龙头企业释放更多的社会效应,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带动效应、集聚效应和溢出效应,让贫困群众在优势产业不断发展壮大中持续获得收益,‘背靠大树’好脱贫。”